2.清洁

June 24, 2013 in 最后的宗教 伊斯兰

伊斯兰鼓励并教授人们如何清洁身体和心灵。《古兰经》经文说:

“……安拉的确喜爱洁净的人。”
(《黄牛》2:222)

安拉的使者说:

“安拉是清高的,他喜爱清洁的人。”[1]

安拉的使者一生都非常注重清洁。当他去清真寺、去公共场所,或拜访朋友时,他总是穿上整洁的衣服,洒上香水,注意不吃蒜、葱等此类有味儿的食物。阿卜·库尔赛法(愿安拉喜悦他)说:

“我妈妈、我的姨妈和我一起去找先知,向他宣誓忠诚。我们离开时,我妈妈和我的姨妈对我说:

‘孩子,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他的脸是那样漂亮,他的衣服是那样干净,他的话是那样柔和悦耳,好像他的嘴里吐出了光一样。’”[2]伊斯兰给人类带来了一套以干净、纯洁、谦虚为基础的体系。我们的先知说:“清洁是信仰的一半。”[3]几乎所有的圣训书籍和教法书籍首先提及的都是清洁。清洁是伊斯兰宗教的一项基本原则,它非常重要。一些功修,如果身体和履行功修的地方不干净的话,所履行的功修被认为是不被接受的。伊斯兰非常强调洗澡,强调穿整洁干净的衣服。如果衣服脏了,应该立刻换洗。安拉的使者要求教生们干净整洁,他说:“许多坟墓里的惩罚源于让小便溅到了衣服上。”[4]

穆斯林们每天要向安拉礼拜五次,礼拜时一定要有小净,这就意味着穆斯林们每天至少有5次机会清洗脸、手、耳朵、脚、脖子等这些身体上暴露在外的最容易弄脏的部位。安拉的使者说:

“进入乐园的大门的钥匙是礼拜,礼拜(被接受)的钥匙是清洁。”(艾哈迈德, III, 340)

伊斯兰几乎把清洁定义为一种功修。穆斯林们保持清洁就好像是在履行功修。

安拉的使者还非常强调口腔卫生。他建议穆斯林们随时使用密斯瓦克(密斯瓦克(Miswaq)是一种特殊的树上的枝条,在牙刷普及以前,密斯瓦克曾被广泛用于清洁牙齿。)清洁牙齿,洗小净前尤其要用密斯瓦克[5]。先知还建议穆斯林饭前饭后洗手以增加食物里的吉庆。[6]

男性的割礼、剃除阴毛、腋毛、剪指甲、剪短胡须等等,这些都是先知教给我们的关于清洁和礼节的规矩。[7]

先知不但非常注意衣服是否干净,他还要求教生们要整洁。一次,先知正在清真寺里,一个头发、胡须乱糟糟的人进来了。先知要求这个人回去把头发、胡须修剪、整理好。[8]安拉的使者不喜欢衣服上有令人不愉快的味道。阿依莎(愿安拉喜悦她)说,一次先知把一件闻上去有汗和羊毛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的衬衣脱掉了。她还说先知爱甜味的香水。[9]教生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星期五聚礼的时间一到,他们就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去清真寺礼拜。这样的话他们的身上难免有味道。因此先知建议他们“星期五洗澡吧”。[10]

穆斯林们用书法写下“清洁是信仰的一半”[11]这句话,然后把这句话挂在家里或清真寺的墙上,以此敦促自己注意清洁。

安拉的使者禁止教生们弄脏人们经常行走的街道、乘凉的地方、树底下、墙根、以及其他人们经常坐下休息的地方。一天,先知看到一个清真寺的一面墙上有痰,他亲自擦掉了它。他的脸上明显地流露出了对这个粗鲁行为不高兴的神色。[12]先知说:

“(安拉)让我看到了我的教生们的所有好的和坏的行为。好的行为里我看到了清除路上的障碍物,坏的行为里我看到了有人在清真寺里吐痰,痰也没有被擦掉。”(穆斯林,Mesajid,58)[13]

清真寺是人们聚集在一起礼拜安拉的地方。穆斯林们不但注意清真寺的清洁,还注意公共场所的清洁,因为伊斯兰命令穆斯林清除道路上的障碍物和保护公共场所的卫生。先知非常强调这一点。第二任哈里发欧麦尔把阿卜·穆萨·埃施阿里派到巴士拉当总督时,他把清洁街道当成一项正式的任务交给了埃施阿里。[14]

据说,一个拜火教徒欠了大伊玛目阿卜·哈尼发的债,阿卜·哈尼发去这个拜火教徒的家要他还债。他到了这个人的家门口,踩到了一个脏东西。他甩了甩脚,想把脏东西弄掉,结果脏东西被甩到了墙上。阿卜·哈尼发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自言自语说:“如果我不把它弄掉,这个墙看上去就太难看了;如果我把它擦掉,墙皮就会掉下来……怎么办哪!”

阿卜·哈尼发敲了敲门,出来了一个佣人。阿卜·哈尼发对他说道:“你去对你的主人说‘阿卜·哈尼发来了,正在门口等你。’”拜火教徒出来了。他以为阿卜·哈尼发是来催他还债的,于是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但阿卜·哈尼发对他说:“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然后告诉了他脏东西被甩到了墙上这件事,并问他怎么清除好。看到阿卜·哈尼发这样细心和高尚,拜火教徒非常感动,他说:“我首先清除我的私欲!”说完,他皈依了伊斯兰。[15]



[1].   提尔密济,Adab,41/2799.

 

[2].   Haythami, VIII, 279-280.

 

[3].   穆斯林,Taharah,1.

 

[4].       伊本•玛哲, Taharah, 26.

 

[5].   布哈里,Jumuah, 8;Temenni,9; Savm, 27; 穆斯林, Taharah, 42.

 

[6].   提尔密济,Et’ime,39/1846.

 

[7].   布哈里, Libas, 63-64.

 

[8].   Muvatta’, Shaar, 7; Beyhaki, Shuab, V, 225.

 

[9].   阿卜•达吾德, Libas, 19/4074.

 

[10].  布哈里,Jumuah,16;Buyu,15;穆斯林,Jumuah,6.

 

[11].  穆斯林,Taharah,1.

 

[12].  穆斯林,Mesajid,52;Beyhaki,es-Sunenu’l-kubra, I, 255.

 

[13].  当时的清真寺的地上是沙土,没有地毯,所以有时有人在地上吐痰

 

[14].  达日米,Muqaddime,46.

 

[15].  Fahruddin er-Razi, Mefatihu’l-Gayb (et-Tefsiru’l-Kebir), Beirut, 1990, I, 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