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禁酒

June 24, 2013 in 最后的宗教 伊斯兰

酒是有害的饮品,酒让人失去理性。人的正常状态是清醒的和具有一定的警惕性的,但酒让人变得昏昏欲睡和丧失警惕性。酒让人变得懒惰和头脑不清醒,这种情况下,人便忘记了创造了自己的主宰,忘记了功修,忘记了今世和后世。忘记的结果是人在今世是失败的,在后世是亏折的。(相关经文
《筵席》5:90-91)

长期酗酒的人失性,给自己和社会带来危害,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酗酒给个人和社会都会带来很大的危害。酗酒伤害心智,而心智丧失的人又往往会做出让人难以相信的可怕事情来,这是因为撒旦通过酒精和赌博把仇恨和敌意注入到人的心中,而丧失了心智的人也丧失了清醒的头脑和警惕性,他们很容易被仇恨等这种不好的情绪控制住,结果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关于酒,俄罗斯的罗钦斯基教授说:

“撒旦躲在酒瓶里,等着拿走酗酒的人所拥有的一切。他抢走他的最后一件衬衣,夺走他的最后一口食物。被酒精奴役了的人,撒旦夺走他和他的家人的健康、尊严、良心、快乐、幸福和安宁。他让酗酒的人既不愿意去工作,也无能力去工作,但他却毫不停歇地从各个方面剥夺他们。”

“我们在生产酒类产品上投入了巨大的资本,耗费了巨大的资源。每年有几十亿公斤的面包、杏子、无花果、葡萄在酒的泡沫中被不假思索地消耗掉。如果我们把这食物供给这个世界上饥饿的人来食用的话,不要说人类,就是动物也不会挨饿了。”

“撒旦经常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我们没法计算出他到底得到了多少,因为服从撒旦的人为酒付全税,却不去还自己欠下的债。服从撒旦的人宁愿去偷,去杀人,去出卖自己和家庭的荣誉和尊严,也要给撒旦付税金。”

“因为酒,许多已体现出自己的价值的人被毁掉了。他们曾是出色的人,但后来做了酒的奴隶,最终丧失了自己的价值。酒毁坏了许多伟大人物的健康。就像大厦不能被建立在沼泽地里一样,有秩序的平静的生活也不可能出现在被酒控制的社会里,因此改革措施首先应该是把整个民族从这种酗酒的状态下解放出来。”[1]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报告,他们对三十个国家进行了调查,发现85%的案件(60%-70%的受害者是自己的家人),50%的性侵犯案,50%暴力事件,70%家庭暴力,60%旷工,40%-50%精神疾病都源于酗酒。而在这40%-50%精神疾病中,90%又来自婴儿在母体内受母亲酗酒的影响。酗酒的母亲生下残障婴儿的几率高达35%。酒精不但影响胎儿在母体内的发育,而且影响婴儿出生后的发育情况,如:智力落后、个子矮小、行动障碍等。长期生活在充满争吵和暴力的家庭里的孩子更容易出现情绪低落和行动障碍这样的问题。许多这样的孩子在未来的学习和生活中是不成功的。[2]

根据英国官方的一则报导,因为酗酒而发生的争斗、伤害、医疗等费用每年高达两千亿英磅
(相当于三千亿美元),给英国的经济带来了沉重的负担。[3]

安拉的使者告诫我们:

“你们千万不要喝酒,它是罪恶和损害之源。”[4]

“多用会醉人的东西少用也是受禁止的。”[5]

因此,穆斯林不能受“就喝一点儿,不会醉的”这种话的蛊惑。判断的准则是非常清楚的:  “多用会醉人的东西少用也是受禁止的。”(阿卜•达吾德,Ashriba,5/3681;提尔密济,Ashriba,3/1865)伊斯兰以最好的方式封锁所有通向犯罪的路,它不提及那些不符合实际生活的理论。伊斯兰的所有戒律都具有警告性质,其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智慧,违背其戒律的人也只受他理应受到的惩罚。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伊斯兰实际上给予人很高的价值,并以无限的爱和仁慈拥抱人类。



[1].   Grigory Petrov, Ideal Öğretmen (The Ideal Teacher), Istanbul 2005, pp. 48–52

 

[2].   Musa Tosun, Article: “İçki” (Alcoholic Drinks), Diyanet İslam Ansiklopedisi – Encyclopedia of Islam (Republic of Turkey, Presidency of Religious Affairs), XXI, 463

 

[3].   The Guardian, Saturday March 27 2004, “Sobering thoughts about a claim”, Sean COUGHAN

 

[4].   伊本•玛哲,Ashribe, 1.

 

[5].   阿卜•达吾德,Ashriba,5/3681;提尔密济,Ashriba,3/1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