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宇宙和造物主

June 24, 2013 in 最后的宗教 伊斯兰

让我们停下来静静地思考一会儿,想一想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想一想我们的生命、我们身体的形态、精神的形式、我们所拥有的区别于其他生物的特点,再想一想整个宇宙……难道你还不认为我们的生命拥有非凡的意义吗?

让我们来看看地球吧:整个地球都被同样的水浇灌着,但从地上生长出来的植物却有千百万种。这千百万种植物按照极其完美的秩序和形式结出颜色、形状、味道各异的蔬菜和水果。同样的水,同样的土地,但结果却如此千差万别,这难道不是“非凡”吗?(《古兰经》《雷霆》章13:4)

再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天空:在恢弘浩渺的广袤宇宙里,太阳只是一个中等程度大小的天体,但它却相当于1,300,000个地球那么大。它的表面温度是6,000℃,内部温度高达20,000,000℃。在它自己的轨道上,它的运行速度是每小时720,000公里,也就是说每天它是行走17,280,000公里。[1]每一秒钟,太阳都要把564百万吨的氢气转化成560百万吨的氦气,这4百万吨的气体差异以能量的形势散射了出去。也就是说,每一秒钟,太阳要损耗4百万吨气体,即每分钟要损耗240百万吨气体。如果在30亿年的时间里,太阳一直都以这种比率向外散射能量的话,那么以百万吨为单位来计算,30亿年的时间里它所损耗的质量就是400,000个百万(单位:百万吨)。但就是这样一个如此巨大的数字,与今天太阳的体积相比,不过是其体积的1/5,000而已。

让我们再来看看地球与太阳:地球与太阳相距150百万公里,在这个距离上,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从太阳那里得到了赖以生存的恰如其分的能量。这种状况已持续了上百万年之久[2]……

尽管太阳如此壮丽和宏伟,但它却不过是银河系中2000亿颗恒星中的一颗,而银河系也只不过是用现代天文望远镜能够观测得到的几千亿个星系中的一个而已。光速是每秒钟300,000公里,从银河系的一端到另一端需要100,000光年,而从地球到银河系的中心,这个距离是300,000万亿公里。[3]

其实只要看一看我们的周围,仔细想一想,我们就能发现无所不知的全能的造物主是存在的,他创造世间万物也是有原因的。研究表明,所有的宗教,无论是最早期的宗教还是最近代的宗教,所有这些宗教相信的都是一个全能的绝对存在者。[4]

许多迹象都能证明安拉是存在的。下面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观察得到的迹象:

婴儿在母体内的形成;他的出生和成长;拥有智慧和认识能力;尤其

在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他由什么物质被创造,然后又发展成什么样子……

闪电让人恐惧又给人希望,因为随之而来的是降雨;雨水令大地复苏,恢复生机;

风把带着水汽的云吹到了各个地方;江河湖泊的形成;重达数千吨的像小山一样的船舶在海上航行[5],数百架飞机就在它的上面起飞和降落;

天空和大地为所有生物提供了必要的给养。[6]

伟大的诗人毛拉纳说:

“我的孩子啊,字是被书写者写下来的还是被它自己写下来的?想一想这个问题!——难道它没有让你明白得更多一些吗?”(《玛斯纳维》,第6卷,第368首诗)

“愚蠢的人啊,告诉我,房屋是自己建造了自己,还是有它的建筑者?美丽的艺术作品更可能来自心明眼亮、技艺超群的艺术家还是独臂的盲人?——哪一个更符合逻辑?”(《玛斯纳维》,第6卷,第369-371首诗)

“绘画、刺绣作品,无论它们自己知道不知道,它们都有自己的创造者。陶匠忙着做罐子,他和泥、塑形、烘烤……没有陶匠,难道罐子可以自己形成?木头被木匠切割装钉。没有木匠,木头自己切割、装钉自己?没有裁缝,衣服难道可以自行裁剪和缝制?能思考的人啊!空瓶子难道自己能把自己装满?而人啊,你也一样,每时每刻,你都在不由自主地一呼一吸!所以,有智慧的人啊,你是唯一的伟大的造物主的杰作!有一天,如果你眼前的面纱被揭开,奥秘之结被解开,你就会发现杰出的艺术作品在艺术家的手里是怎样从一种形态到另一种形态被一件一件创造出来的。”            (《玛斯纳维》,第6卷,第3332-3341首诗)

难道我们能用“巧合”来解释所有存在物的存在以及其运行中所展现出来和谐与平衡吗?

埃德温·康克林(1863-1952)是普林斯顿大学著名的生物学家和动物学家,他说:“生命源自于突发事件的这种说法就好似在说一本完整的字典来自于印刷场的突然爆炸。”[7]



[1].   Prof. Dr. Osman Çakmak, Bir Çekirdekteki Kâinat (The Universe was a Seed), pp. 21, 66

 

[2].   Prof. Dr. Osman Çakmak, Kâinat Kitap Atomlar Harf (The Universe is a Book, Atoms are Letters), p. 50

[3].   Prof. Dr. Osman Çakmak, Bir Çekirdekteki Kâinat (The Universe was a Seed), pp. 10-12

 

[4].   Prof. Dr. Günay Tümer, Article: Din (Religion), Diyanet Islam Ansiklopedisi – Encyclopedia of Islam (Republic of Turkey, Presidency of Religious Affairs) İstanbul, 1994, IX, pp. 315-317.

 

[5].   请看《古兰经》《罗马人》30:20-46,48,54;《协商》42:29-39;《雅辛》36:33-41;《黄牛》2:22;《易卜拉欣》14:32-33:《创造者》35:9;《屈膝》45: 12;《离婚》65:12。

 

[6].   《创造者》35:3.

 

[7].   The Evidence of God, p. 174; Prof. Dr. Vahidüddin Han, Islam Meydan Okuyor (Islam is Challenging), p.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