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道德

June 24, 2013 in 最后的宗教 伊斯兰

先知 (愿主福安之) 的仁慈并不只是针对人类,他的仁慈是怜悯一切生物。在多神教徒撕毁和约、发动战争时,先知带着一万人组成的大军开赴麦加。当队伍从阿日哲 (Arj) 向塔鲁卜 (Talub) 行进时,他看到一只狗正在给小狗喂奶,他立刻叫居阿依力·本·苏拉卡去保护这些狗,以免队伍伤害到它们。[1]

一天,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来到一位辅士的花园前。花园里系着一匹骆驼。骆驼看到先知后,悲鸣了起来。先知走到骆驼旁边,抚摸它的耳根,骆驼安静了下来。先知问:

“这是谁的骆驼?”

一个麦地那的年轻人回答道:

“安拉的使者啊!这是我的骆驼。”

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道:

“安拉把这匹骆驼委托给了你,你难道不怕他吗?它向我报怨你不让它吃饱,还让它干太多的活。”[2]

一天,先知看到一个人在宰羊。羊已经被绑好放在了地上,但这个人还在继续磨刀。先知看到这个情景,说道:

“你想把这只羊杀死几次?为什么在把它绑好放倒以后你才磨刀?”[3]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不想让任何人受到伤害,无论他是信士还是多神教徒。他总是用高尚的道德和高贵的行为对待所有人。即使是在他有权力惩处那些曾经严重伤害过他的人时,他也总是宽恕。关于他们对他犯下的恶行,他不向他们提及一个字,也绝不暗示,以免他们困窘和尴尬。

和平收复麦加后,当了他21年敌人的人们聚集在他身边,等待他的裁决。但先知却对他们说:

“古莱什人啊!你们想让我为你们做什么?”

古莱什人回答道:

“我们期望你能宽恕我们。请你对我们做好事吧!你是仁慈善良的兄弟,你也是仁慈善良的兄弟的兄弟…..”

先知(愿主福安之)回答道:

“就像先知优素福(愿主赐他平安)对他的兄弟们所说的:‘今天,你不会受到责难。愿安拉宽恕你,他是至仁慈的主。’(《优素福》12:92)你们可以走了,你们自由了。”[4]

先知(愿主福安之)甚至宽恕了在吴侯德战役中吃了自己的叔叔汉姆扎的肝脏的印德,也宽恕了导致自己的女儿宰娜卜去世的罪魁黑卜巴尔·本·阿斯瓦德。许多曾经严重伤害过穆斯林的人都得到了赦免。[5]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不但仁慈,而且非常谦虚。收复麦加那天,他是人们眼中最有权力的人。一个人来到先知(愿主福安之)面前,战战兢兢的,先知(愿主福安之)安慰他道:

“放松,我的兄弟!我不是国王,也不是统治者!我是一位古莱什妇女的儿子,她曾吃过晒干了的肉!”[6]

先知(愿主福安之)曾对他的教生们说:

“请叫我‘安拉的仆人和使者吧’!”

在人们宣称接受他是安拉的使者时,他总是让人们加上“Abduhu”这个词,意即“安拉的仆人”,他以此来保证自己不会错误地被当成崇拜的对象。对此,他曾这样说过:

“不要过分地抬高我。安拉说我是他的使者,是他的仆人。”(Haythami,Ⅸ,21)

艾卜·乌玛玛(愿安拉喜悦他)说: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讲话全是关于
《古兰经》的。他经常背诵安拉的尊名,从不闲谈。他的演讲很简短,但礼拜的时间很长。他照顾穷人、乞丐、孤寡之人,他与他们呆在一起,从不傲慢。”[7]

先知(愿主福安之)友善、高贵、彬彬有礼。他要求人们梳理好头发和胡须,要穿着得体,要清洁干净。他从没说过经常被人们挂在嘴边的粗鲁词语。他说:

“在审判日,在信士的天秤上,没有什么比好的道德礼节更重的了。至高无上的安拉不喜欢说脏话和行为不端的人。”[8]

当他听到有人说了不好的话之后,他不是说“为什么这个人说了这样的话?”而是说“是什么使我听到有人说了这样的话?”[9]

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伊斯兰建立起了包括妇女的地位在内的法律体系。母亲获得了尊贵的地位,妇女成了端庄和纯洁的象征。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乐园在母亲的脚下”[10],这句话让母亲们得到了大大的尊重。圣妻阿依莎说,在自己的家里,先知(愿主福安之)从未对哪一位妻子做出挥手要打的样子来,也从未动手打过人。[11]

全能的安拉说:

“……你们当善待她们。”(《妇女》4:19)

先知(愿主福安之)非常慷慨。在侯奈因战役和塔伊夫战役中,萨夫旺·伊本·乌玛亚还不是一个穆斯林,但那时他站在穆斯林一边。

当他和先知(愿主福安之)一起巡视时,他看到了在吉拉纳高高堆起的战利品。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先知(愿主福安之)问他道:

“你喜欢这些东西吗?”

萨夫旺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后,先知(愿主福安之)说:

“把它们拿去吧,它们是你的了。”

听到这些,抑制不住兴奋的萨夫旺说道:

“没有比穆罕默德更慷慨的人了。”然后他说了作证词,成为了穆斯林。[12]

他回到自己的部族后,对部族里的人说:“快去接受伊斯兰吧…….穆罕默德确实慷慨!”[13]

a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是在公元632年的6月8日归真的,那一天是伊历11年3月12号,星期一。

迁徙到麦地那后仅仅10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就征服了整个阿拉伯半岛。伊斯兰政权在从阿曼到红海,从南叙利亚到也门的广阔疆域里扎下根来。在人类历史上,阿拉伯半岛第一次被统一了起来。

一位法国思想家这样评价过先知:

“如果以目标远大、条件有限、成绩卓著为条件来衡量一个人的成绩的话,有谁敢拿当代最伟大的人物跟穆罕默德相比!”[14]



[1].       Vakidi,II, 804.

 

[2].       阿布•达吾德,Jehad,44/2549.

 

[3].      Hakim,Ⅳ,257,260/7570.

 

[4].       伊本•哈希姆,Ⅳ,32;Vakidi,835;伊本•萨德,Ⅱ142-143

 

[5].   穆斯林, Aqdiya,9; Vakidi,II, 857.

 

[6].   伊本•马哲,Etime, 30;哈克姆,Ⅲ,50/4366.

 

[7].       Haythami,Ⅸ, 20;Nesai, Jumuah, 31.

 

[8].   提尔密济,Birr,62/2002.

 

[9].       阿卜•达吾德,Adab,5/4788.

 

[10].  Nesai, Jehad,6;罕百勒,III, 429.

 

[11].  伊本•玛哲,Nikah, 51.

 

[12].     Vakidi,II,854-855.

 

[13].  穆斯林,Fedhail,57-58;罕百勒,Ⅲ,107-108.

 

[14].      A. De Lamartine, L’histore de la Turquie.